•  和之前的《檞寄生》、《夜玫瑰》一樣,
    《亦恕與珂雪》也剛好是12萬字。
    這不是我的偏執,只是另一次的巧合。


    剛動筆時,一直想不出適合的名字,只好暫時叫:亦恕與珂雪。
    沒想到寫到最後,還是想不出更好的名字。
    小說跟做善事的人並不一樣,做善事的人不留名字會更偉大;
    但小說如果沒有恰當的名字,作者的智商和誠意便會被質疑。
    關於這點,我深感抱歉,我真的不是一個善於為小說取名的人。
    (作者註: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