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就是我的太阳啊


      晚上九点,我回到研究室,凝视着右手掌心。

      偶尔也伸出左手掌,互相比较。

      "干吗?在研究手相吗?"柏森走到我身后,好奇地问。

      "会热吗?"我把右手掌心,贴住柏森的左脸颊。

      "你有病啊。"柏森把我的手拿开,"吃过饭没?&qu...
  • 哈哈……肉不要煮太久


      我和明菁回去时,柏森、子尧兄和秀枝学姐都在客厅。

      "菜虫啊,人生自古谁无落,留取丹心再去考。"

      子尧兄一看到我,立刻开了口。

      "不会说话就别开口。"秀枝学姐骂了一声,然后轻声问我:

      "菜虫,吃饭没?"...
  • 2006-06-17

    槲寄生-序言 - [槲寄生]

    序言


      正如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一样,如果你问我:
      这篇十二万字的《檞寄生》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?

      我会很努力地思考几秒钟,然后回答你:
     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小说。

      我不知道写作这件事对别人的意义是什么,我只知道,
      对我而言,那是一种很想说话的欲望。
      为了这种欲望,我会在脑海中追逐文字,然后坐在计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