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7-11-15

    暖暖(8) - [暖暖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2jht-logs/31082453.html

    8.


    以往車子總是滿滿的人,現在卻只坐一半,感覺好空。
    車內少了笑聲,連說話聲也沒,只聽見引擎聲。
    好安靜啊。


    我拆開暖暖送的禮物,是個金屬製的圓柱狀東西,難怪很沉。
    這並不完全是個圓柱,從上頭看,缺了些邊,看起來像是新月形狀。
    高約十公分,表面鍍金,但顏色並不明亮,反而有些古樸的味道。
    柱上浮雕出二龍戲珠圖案,柱裡頭中空,如果放筆,大概可放十枝左右。
    我把玩一會,便小心收進背袋裡。


    到了首都機場,下了車,同學們各自拿著自己的行李。
    「同學們再見了,記得常聯絡。」李老師笑了笑,「這次活動有啥不周到
     的地方,同學們別見怪。」
    「一路好走。」張老師也說。
    這些天李老師每到一個景點,便用心解說,語氣溫柔像個慈父;
    而張老師則幾乎把一切雜務都包在身上。
    聽見李老師這般謙遜客氣的說法,有些女同學眼眶又紅了。


    幾個學生抓緊時間跟兩位老師合照。
    我也把握住時間跟李老師由衷道聲謝謝,李老師輕輕拍拍我肩膀。
    「送君千里,終須一別。」李老師說。
    李老師和張老師最後和周老師、吳老師握了握手後,便上車離開。


    辦好登機手續,行李箱也托運了,排隊等候安檢時,
    我看見學弟手裡拿著卷軸,便問:『你不是送給王克了嗎?』
    「她剛剛又拿來還我。」學弟苦笑著。
    學弟的背影看來有些落寞,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他。


    我將背袋放進輸送帶,背袋經過X光機器時,安檢人員的神情有些異樣。
    安檢人員拿出我背袋中暖暖送的東西,問:「這幹啥用的?」
    『讓筆休息用的。』我回答。
    「啥?」
    『這是……』怕再惹出湯匙和勺的笑話,我有些遲疑輕聲說:『筆筒?』
    「筆筒是吧?」他再看一眼,然後還給我,說:「好了。」
    原來你們也叫筆筒喔。


    收拾背袋時,瞥見學弟的卷軸,便拿著。
    『你東西掉了。』我拍拍學弟的肩膀。
    學弟轉身看了我一眼,說:「學長。我不要了,就給你吧。」
    我還沒開口,學弟便又轉身向前走。


    上了飛機,剛坐定,順手拆開卷軸。
    卷軸才剛攤開,從中掉出三張捲藏在卷軸裡的紙。
    我一一攤開,只看一眼,便知道是三張鉛筆素描。
    第一張畫的是長城,上頭有一男一女,男生拉住女生的手往上爬;
    第二張是一男一女在胡同區,女生雙手蒙著臉哭泣,男生輕拍她的肩。
    第三張應該是佛香閣前陡峭的階梯,最前頭的男生轉身拉著女生的手,
    女生低著頭,後面有一對男女站在低頭女生的左右。


    而卷軸的「才子」右下方,又寫了字體較小的「佳人」二字。
    我來不及細想,便拍了拍坐我前頭的學弟,把卷軸和三張畫都給他。
    學弟一臉驚訝,然後陷入沉思。
    學弟突然解開安全帶,站起身,離開座位。
    我嚇了一跳,也迅速解開安全帶站起身從後面抱住他,說:
    『飛機快起飛了,你別亂來!』
    「學長。」學弟轉頭說,「我上個廁所而已。」


    學弟走到洗手間旁,我雙眼在後緊盯著。
    空中小姐告訴他說:飛機要起飛了,請待會再使用洗手間。
    學弟轉身走回座位,坐下來,扣上安全帶,拿起卷軸和畫細看。
    飛機起飛了,安全帶警示燈熄滅了,學弟終於收起卷軸和畫。
    我鬆了口氣,便閉上雙眼。


    暖暖,我離家越來越近,但卻離妳越來越遠了。


    北京飛香港差不多花了四小時;在香港花了一個小時等候轉機;
    香港飛桃園機場花一個半小時;通關領行李花了四十分鐘;
    出機場坐車回台南花三個半小時;下了車坐計程車,花十五分鐘才到家。
    剩下的路途最短卻最遙遠,我要提著行李箱爬上無電梯公寓的五樓。
    到了,也累癱了。


    躺在熟悉的床上卻有股陌生的感覺。
    只躺了十分鐘,便起身打開電腦,連上網路。
    收到徐馳寄來的E-mail,裡頭夾了很多相片圖檔。
    拜網路之賜,這些相片比我還早下飛機。
    我一張張細看,幾乎忘了已經回到台灣的現實。
    看到暖暖在神武門不小心撲哧而笑的影像,我精神一振。
    但沒多久,卻起了強烈的失落感。


    嘆口氣,繼續往下看,看到我在九龍璧前的獨照。
    感覺有些熟悉,拿出暖暖送我的筆筒相比對。
    筆筒上的二龍戲珠跟九龍璧中的兩條龍神韻很像。
    或許所有二龍戲珠圖案中兩條龍的身形都會類似,
    但我寧願相信這是暖暖的細心。
    那時我在九龍璧前特地要徐馳幫我拍張獨照,所以她挑了這東西送我。


    暖暖,妳真是人如其名,總是讓人心頭覺得暖暖的。


    我將筆筒小心翼翼拿在手裡。
    然後放進抽屜。
    因為不想讓它沾有一絲絲塵絮,寧可把它放在暗處裡。
   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珍惜?


    在收件者欄輸入暖暖的E-mail,然後在鍵盤打下:
    暖暖。
    我到家了,一路平安。
    妳好嗎?
    涼涼在台灣。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