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6-17

    槲寄生-第七章-你就是我的太阳啊 - [槲寄生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2jht-logs/31082549.html

    你就是我的太阳啊


      晚上九点,我回到研究室,凝视着右手掌心。

      偶尔也伸出左手掌,互相比较。

      "干吗?在研究手相吗?"柏森走到我身后,好奇地问。

      "会热吗?"我把右手掌心,贴住柏森的左脸颊。

      "你有病啊。"柏森把我的手拿开,"吃过饭没?"

      "还没。"

      "回家吃蛋糕吧。今天我生日。"柏森说。

      柏森买了个12吋的蛋糕,放在客厅。

      秀枝学姐和子尧兄都在,秀枝学姐也打电话把明菁叫过来。

      子尧兄看秀枝学姐准备吃第三盘蛋糕时,说:

      "蛋糕吃太多会胖。"

      "我高兴。不可以吗?"秀枝学姐没好气地回答。

      "不是不可以,只是我觉得你现在的身材刚好……"

      "唷!你难得说句人话。"

      "你现在的身材刚好可以叫做胖。再吃下去,会变得太胖。"

      "你敢说我胖!"秀枝学姐狠狠地放下盘子,站起身。

      柏森见苗头不对,溜上楼,躲进他的房间。

      我也溜上楼,回到我房间。转身一看,明菁也贼兮兮地跟着我。

      在这里住了这么久,常会碰到秀枝学姐和子尧兄的惊险画面。

      通常秀枝学姐只会愈骂愈大声,最后带着一肚子怒火回房,摔上房门。

      我和柏森不敢待在现场的原因,是因为我们可能会忍不住笑出来,恐怕会遭受池鱼之殃。

      明菁在我房间东翻翻西看看,然后问我:

      "过儿,最近好吗?"

      "还好。"

      "听学姐说,你都很晚才回家睡。"

      "是啊。"我呼出一口气,"赶论文嘛,没办法。"

      "别弄坏身体哦。"

      明菁说完后,右手轻拨头发时,划过微皱起的右眉。

      我看到明菁的动作,吃了一惊。

      这几年来,明菁一直很关心我,可是我始终没注意到她的细微动作。

      我突然觉得很感动,也很愧疚。

      于是我走近明菁,凝视着她。

      "你干吗……这样看着我。"明菁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声音很轻。

      "没事。只是很想再跟你说声谢谢。"

      "害我吓了一跳。"明菁拍拍胸口,"为什么要说谢谢呢?"

      "只是想说而已。"

      "傻瓜。"明菁笑了笑。

      "你呢?过得如何?"我坐在椅子上,问明菁。

      "我目前还算轻松。"明菁坐在我床边,随手拿起书架上的书。

      "中文研究所通常要念三年,所以我明年才会写论文。"

      楼下隐约传来秀枝学姐的怒吼,明菁侧耳听了听,笑说:

      "秀枝学姐目前也在写论文,子尧兄惹到她,会很惨哦。"

      "这么说的话,我如果顺利,今年就可以和秀枝学姐一起毕业啰。"

      "傻瓜。不是如果,是一定。"

      明菁阖上书本,认真地说。

      "嗯。"过了一会,我才点点头。

      "过儿。认识你这么久,你爱胡思乱想的毛病,总是改不掉。"

      "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吗?"

      "三年多了,不能算久吗?"

      "嗯。不过那次去清境农场玩的情形,我还记得很清楚喔。"

      "我也是。"明菁笑了笑,"你猜出我名字时,我真的吓一大跳。"

      我不禁又想起第一次看见明菁时,那天的太阳,和空气的味道。

      "姑姑……"

      "怎么了?"

      "我想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。"

      "什么事?"

      "认识你真好。"

      "你又在耍白烂了。"

      明菁把书放回书架,双手撑着床,身体往后仰30度,轻松地坐着。

      "姑姑……"

      "又怎么了?"

      "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。"

      "什么事?"

      "你今天穿的裙子很短,再往后仰的话,会曝光。"

      "过儿!"

      明菁站起身,走到书桌旁,敲一下我的头。

      楼下刚好传来秀枝学姐用力关门的声音。

      "警报终于解除了。"我揉了揉被敲痛的头。

      "嗯。"明菁看了看表,"很晚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"

      "我送你。"

      "好。"

      "可是你敲得我头昏脑胀,我已经忘了你住哪?"

      "你……"明菁又举起手,作势要敲我的头。

      "我想起来了!"我赶紧闪身。

      陪明菁回到胜六舍门口,我挥挥手,说了声晚安。

      "过儿,要加油哦。"

      "会的。"

      "你最近脸色比较苍白,记得多晒点太阳。"

      "我只要常看你就行了。"

      "为什么?"

      "因为你就是我的太阳啊。"

      "这句话不错,可以借我用来写小说吗?"

      "可以。"我笑了笑,"不过要给我稿费。"

      "好。"明菁也笑了,"一个字一块钱,我欠你十块钱。"

      "很晚了,你上楼吧。"

      "嗯。不过我也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"

      "什么事?"

      "我真的很高兴认识你。"

      "我知道了。"

      "嗯。晚安。"

      明菁挥挥手,转身上楼。

      接下来的日子,我又进入了循环之中。

      只是我偶尔会想起明菁和荃。

      通常我会在很疲惫的时候想到明菁,然后明菁鼓励我的话语,便在脑海中浮现,于是我会精神一振。

      我常怀疑,是否我是刻意地借着想起明菁,来得到继续冲刺的力量?

      而想到荃的时候,则完全不同。

      那通常是一种突发的情况,不是我所能预期。

      也许那时我正在骑车,也许正在吃饭,也许正在说话。

      于是我会从一种移动状态,瞬间静止。

      如果那阵子我骑车时,突然冲出一条野狗,我一定会来不及踩煞车。

      如果我在家里想起明菁,我会拿出明菁送我的檞寄生,把玩。

      如果想起荃,我会凝视着右手掌心,微笑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