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6-19

    思念 - [短篇]

    思念


      送给你一件思念的外衣
      愿它能帮你抵挡无情的冬雨
      当你悲戚它会停止你的愁绪
      当你哭泣它会拭去你的泪滴
      请常常将它披起
      让它保佑你事事顺心如意   送给你一双思念的手套
      愿它能帮你隔绝冰冻的困扰
      当你烦恼它会使你怒气全消
      当你心焦它会对你浅浅微笑
      请常常将它戴好
      让你不再感到孤单与寂寥
    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心上之秋 - [短篇]

    心上之秋


      今夜,心情有些低落。
      莫名的心慌,突然袭上心头。
      不为人知,也许只是孤独;
      被人误解,却令我寂寞。   摸着黑,吹拂着风,我在校园里乱走。
      微凉的风,遍地的碎绿,莫非时序已入秋?
      秋入我心,心上有秋,如何不愁?

      你一拐一拐地跑来,好像有话对我说。
      断了腿的你,如此费劲,是为了什麽?
      我蹲了下来,凝视着你,等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第三者的悲歌 - [短篇]

    第三者的悲歌


      五年前 蝉声还在鬼叫的夏季
      你我在小东路校门口相遇
      你的美丽 我的帅气
      老天认为我们应在一起
      但道德并不允许   我有个爱你入骨的情敌
      他是牙医 我念水利
      相差何止千里
      但你说 你绝不迟疑
      你只想陪我一辈子走下去

      桂花开始凋谢的时期
      你决定回到他的怀里
      因为你无...
  •  和之前的《檞寄生》、《夜玫瑰》一樣,
    《亦恕與珂雪》也剛好是12萬字。
    這不是我的偏執,只是另一次的巧合。


    剛動筆時,一直想不出適合的名字,只好暫時叫:亦恕與珂雪。
    沒想到寫到最後,還是想不出更好的名字。
    小說跟做善事的人並不一樣,做善事的人不留名字會更偉大;
    但小說如果沒有恰當的名字,作者的智商和誠意便會被質疑。
    關於這點,我深感抱歉,我真的不是一個善於為小說取名的人。
    (作者註:《...
  • 你就是我的太阳啊


      晚上九点,我回到研究室,凝视着右手掌心。

      偶尔也伸出左手掌,互相比较。

      "干吗?在研究手相吗?"柏森走到我身后,好奇地问。

      "会热吗?"我把右手掌心,贴住柏森的左脸颊。

      "你有病啊。"柏森把我的手拿开,"吃过饭没?&qu...
  • 哈哈……肉不要煮太久


      我和明菁回去时,柏森、子尧兄和秀枝学姐都在客厅。

      "菜虫啊,人生自古谁无落,留取丹心再去考。"

      子尧兄一看到我,立刻开了口。

      "不会说话就别开口。"秀枝学姐骂了一声,然后轻声问我:

      "菜虫,吃饭没?"...
  • 2006-06-17

    槲寄生-序言 - [槲寄生]

    序言


      正如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一样,如果你问我:
      这篇十二万字的《檞寄生》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?

      我会很努力地思考几秒钟,然后回答你:
     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出这样的小说。

      我不知道写作这件事对别人的意义是什么,我只知道,
      对我而言,那是一种很想说话的欲望。
      为了这种欲望,我会在脑海中追逐文字,然后坐在计...


  •     其实她根本不必交代,因为她没给我汤匙之类的搅拌棒,   我也不会笨到用舌头下去搅一搅。

      我端详着这杯咖啡,果然是用类似葡萄酒杯的杯子装着,

      不过杯脚较低,杯身也较为丰腴。

      这是玻璃杯,不是一般陶瓷的咖啡杯。

      杯身仍然印上三瓣绿色叶子,并清楚写着:"Irish ...
  • 2006-06-15

    痞子蔡其人

     

      真名:蔡智恒
     年龄:30
     性别:男
     身高:1.71米
     体重:64公斤
     自认的星座:天蝎座
     身份:台湾台南成功大学水利博士班研究生
     最常见的性格:外冷内热 最崇的特质:真诚
     喜欢参加的运动:棒球
     喜欢看的书:金庸小说
     人物的真实性:何必在网络这虚幻的地方来讨论真实
     对自己作品的推介:就把它当小说看吧!
     对网络的看法: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