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6-19

    水中的孤坟 - [短篇]

    水中的孤坟


     Dear 慧姗:   哥又来看你了,你还好吗?

      去年来看你时,海水只稍微浸湿你的墓头;如今海水却几乎要淹没你的墓顶。泡在海水中的你,想必不好受吧!

      如果你还活着,今年已经25岁,属虎的你,今年是你的本命年。只可惜,你并没有安太岁的必要了。

      卷起裤管…唉!…不卷也罢。及腰的海水,裤管卷或不卷,同样都会弄湿。拨开你墓顶上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孤寂是我的朋友 - [短篇]

    孤寂是我的朋友


      你是我最亲近的朋友 你说你叫做孤寂
      快乐是 Happy 生气是 Angry
      你的英文名字叫 Lonely
      你都会跟我在一起
      不管何时与何地   翻开流力课本 你安静地躺在偏微分方程式里
      跑到安平海边 溅起的浪花是你的叹息
      我上 BBS 你默默地注视着我 用这台老旧的 486PC
      走在校园 你随着秋天的落叶 轻轻飘进我的心坎底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秋雨 - [短篇]

    秋雨


      霪 雨 溅 窗 边
      凭 栏 独 无 言
      人 不 寐
      愁 涌 眉 间
      遍 地 碎 绿 伤 秋 意
      心 幽 怨
      夜 风 怜   岁 月 残 朱 颜
      双 鬓 白 发 添
      一 弹 指
      而 立 之 年
      比 翼 连 理 谁 与 共
      缘 已 浅
      梦 难 圆

  • 2006-06-19

    远觑沧桑 - [短篇]

    远觑沧桑


      彷佛记得当时年纪小,所以我一直努力长大。   但那些美好的回忆,却已然遥远。
      只留下我这朵孤单的云,独自与漂泊的风,
      做着云与风的对话。

      爱情,借过!
      感情,借过!
      忧虑挣扎狂喜悲痛,我也受够了。
      要走就直接走,不用跟我说借过。

      人生的秘密,我已领教得太多。
      我终於可以远觑沧桑,
    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12次的拒绝 - [短篇]

    12次的拒绝


      你问我,我到底是多需要你?
      我一定要跟你解释。
      亲爱的你,我非常需要你,
      就像玫瑰需要一场春雨。   你问我,我可以爱你多久?
      我一定要告诉你实话。
      即使你狠心拒绝我12次,
      我依然会爱你。

      请抱紧我,不要让我离去。
      请融化我那像四月冰雪的心。
      我一直会爱着你,
      直到风信子忘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天蝎的原罪 - [短篇]

    天蝎的原罪


      你怪我是天蝎
      因为我的直觉敏锐
      把能看透你的一切
      内心却不愿被你挖掘   你怪我是天蝎
      因为我的爱恨强烈
      我的爱让你无法拒绝
      我的恨却往往令你情怯

      你怪我是天蝎
      因为我的冷漠似雪
      总是不由自主地让你流下眼泪
      无法适时地给你安慰

      你怪我是天蝎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思念 - [短篇]

    思念


      送给你一件思念的外衣
      愿它能帮你抵挡无情的冬雨
      当你悲戚它会停止你的愁绪
      当你哭泣它会拭去你的泪滴
      请常常将它披起
      让它保佑你事事顺心如意   送给你一双思念的手套
      愿它能帮你隔绝冰冻的困扰
      当你烦恼它会使你怒气全消
      当你心焦它会对你浅浅微笑
      请常常将它戴好
      让你不再感到孤单与寂寥
    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心上之秋 - [短篇]

    心上之秋


      今夜,心情有些低落。
      莫名的心慌,突然袭上心头。
      不为人知,也许只是孤独;
      被人误解,却令我寂寞。   摸着黑,吹拂着风,我在校园里乱走。
      微凉的风,遍地的碎绿,莫非时序已入秋?
      秋入我心,心上有秋,如何不愁?

      你一拐一拐地跑来,好像有话对我说。
      断了腿的你,如此费劲,是为了什麽?
      我蹲了下来,凝视着你,等...
  • 2006-06-19

    第三者的悲歌 - [短篇]

    第三者的悲歌


      五年前 蝉声还在鬼叫的夏季
      你我在小东路校门口相遇
      你的美丽 我的帅气
      老天认为我们应在一起
      但道德并不允许   我有个爱你入骨的情敌
      他是牙医 我念水利
      相差何止千里
      但你说 你绝不迟疑
      你只想陪我一辈子走下去

      桂花开始凋谢的时期
      你决定回到他的怀里
      因为你无...
  •  和之前的《檞寄生》、《夜玫瑰》一樣,
    《亦恕與珂雪》也剛好是12萬字。
    這不是我的偏執,只是另一次的巧合。


    剛動筆時,一直想不出適合的名字,只好暫時叫:亦恕與珂雪。
    沒想到寫到最後,還是想不出更好的名字。
    小說跟做善事的人並不一樣,做善事的人不留名字會更偉大;
    但小說如果沒有恰當的名字,作者的智商和誠意便會被質疑。
    關於這點,我深感抱歉,我真的不是一個善於為小說取名的人。
    (作者註:《...